欢迎您来到沈阳装修网

沈阳 [切换城市]

客服热线:400-616-6267

当前位置:首页 >> 厂库房资讯 >>正文

留言里的“炒厂房团”:垄断房源坐地起价

  最新发布    浏览


2018/5/13   来源:沈阳厂房网



 

510日,中山日报推出报道《“二房东”剪羊毛  中小微企业伤不起》后,本人公众号“茅寮屋”推出帖文《炒房团转战厂房  肆虐处一年厂租暴涨4成》,截至51224时,阅读量过10万、评论260多条、点赞220多个。

 

民意汹涌中,明显感觉到,跟帖留言的多是深受“炒厂房团”之害的中小微企业主。取跟帖留言中的信息相互印证,遴选出部分有代表性的信息,可以拼接出一幅炒厂房地图。

 

炒厂房风蔓延全国

 

深圳阿宾(光控自动化)

 

最近在深圳福永找厂房,2017年底和朋友合租的21块,今年这不刚半年,准备单独出来租,现在都是26块起,福永沙井都是这个价,交通方便点的都是28块了,大量厂房被整租后,装修分割,然后高价转租。短短半年涨了35%以上。

 

东莞小宝:

 

东莞更离谱,几乎被一家叫“巨×工业园”的垄断了,把18/平方左右的一楼厂房涨到了26/平方左右,这还是次要的,他们的公摊面积,几乎是实用面积的100%,然后电费、税费、变压器就跟你们说的差不多了!总之感觉实体企业被挤压的喘不过气了!

 

东莞塘厦姚伟:

东莞塘厦我现在租的厂房三楼都26/平米了,原来的房东把大厂逼走改成几百平米一个,特别好租,翻倍的涨,有个×宝的厂房中介这几年赚得晚上睡觉都在笑。

 

顺德容桂A广意厨卫电器:

我在容桂这边,现在厂房被这些×××已经炒到了23左右一方,连东凤和南头都炒到了1820左右,这样下去还怎么做企业,我们是不是都不要再开厂了,政府再不出面管理,会导致更多的企业经营不下去。

 

中山东升V胜:

本人刚刚也经历了痛苦的租厂房过程,在中山市东升镇周边镇区找了三个月的厂房,全部都是二手房东和中介合伙坑人的套路,面积虚报百分之40,综合电费比国电高50%,综合租金比原房东的高60%以上。二手房东当我面直接说,我们不可能在村委和社区租到厂房,他们和村委社区大佬都有合作关系,利益共享的,悲哀吧努力奋斗的小老板们!

 

中山小榄中山办公家具小朱:

我们在小榄因拆迁搬厂,早了两个月全是二手中介,他们只要有一手房出租,不管价格先控制房源,然后再发自己的广告等厂主上门,我们后来找到一个岐江公路边的厂房,正如小编所说,先整租再整一下分租,而且还有中山华帝旗下百得电器承租呢!这阵子下雨,厂房还水浸,百得的经理都睡不着觉了!

 

上海李海滨:

二房东转租暴利!我在上海松江区做了一年的工业地产中介,接触过很多的二房东,他们大部分是来自福建宁德、霞浦,他们从大房东手里低价接手再转租出去,几个月赚几百万的多的去了。房租…、公摊面积、物业管理费、水电费。

 

江苏昆山开心鬼:

 

江苏昆山,2017年初每平方20以内,然后一批福建人为首的二房东炒房团席卷而来,现在35元,爱租不租。大批中小企业不堪承受,要么关门要么迁走。

 

浙江阳光♚之城:

 

好像是通病,我们浙江这里是每年10%的递增。不管是厂房还是生活租房。这种情况对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并没有好处。出租的人什么也不用干,本地人跟寄生虫一样,抽的大中华!财富全部是外地人创造!

 

武汉AKRJ凯瑞捷:

 

武汉早几年就没低于15的厂房了,都20以上。

 

珠三角无疑是“炒厂房团”的主阵地,但并不限于一城一地,而是呈蔓延之势,从深圳到东莞,从珠江口东岸到珠江口西岸。

 

留言中,还有东部江浙、中部武汉的声音。

 

炒厂房者往往从热点城市开始,炒高厂租后,部分无力承受高价厂租的中小微企业外迁,随后炒作沿着企业迁徙路线外溢,需求到哪炒作者跟到哪。

 

炒风过处,中小企业主一片惊恐,有的做好了退出实业的打算。

 

中小微企业主呼吁政府干预

 

国和装饰万川好水郭华国:

一个二房东公司,在一个镇控制了一百万方以上的厂房,那基本上该镇厂房租金就由他说了算。垄断是为了暴利。莫律师只从法律看问题。一镇一品,谁是镇长?该镇的厂房租金谁说了算?

 

精彩人生:

炒厂团不仅抬高租金、虚摊面积,虚收管理费,还从中抬高电费。还会把空地建出很多违建。这是要赶绝实业的节奏。政府应规定,租厂房一年内不可以转租及分租,就能很好地打击炒房团了。

 

厚德载物:

是谁抬高了厂房价格!每个地方厂房都在涨!真相只有一个,中介为了赚中介费,为了实现买车买房目标!房东为了赚钱给房子租给二手房东,二手房东可以给到6押一租或者66付,房东拿这个钱去投资其他,然而二手房东一次性拿出去一年的房租,难道他就不想早点回本,所以价格上涨,公摊面积、管理费、电费必须要赚的!

 

老蔡:

 

这些年制造业原本一些老板从小做起,然后慢慢工厂规模扩张,谁知这几年制造业不景气,加之工人成本上涨,原材料上涨,房租从以前的5年或3年一签到现在1年一签或者最长2年一签,每年递增1015个百分点,再到同行业竞争压价互相伤害,相信大部分企业都是苟延残喘,说说现在做厂房物业的,基本上都是中介在找房源,然后拿下了。这几年一手房东为了省管理成本或者麻烦直接就给了物业做二手房东,加之大量资金涌进,能不涨吗!水很深吧!

 

风:

二手房东非常的黑啊,面积实用率只有七折,电费加收五毛钱一度,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费用,这个情况如果不制止,实业根本做不下去,危机很大!

 

恒力(范先生)

整个珠三角都这样了,估计不用多长时间,工厂的搬迁潮就要到来了,没资金实力的,没有固定货源,没有核心技术的厂家可能要倒了。

 

AA王吉祥:

中国人就是会炒,炒完住房再转战工业商业房,在中国只有会投机的人才能赚钱,能炒的炒个遍,赚到钱了就移民,谁去搞实业!真应了流传中的一句话:如果你恨谁对谁有仇就让他去搞实业!

 

伍国权:

 

如果国家任由这种靠炒作和囤货寄生于这个社会吸取老百姓和实体经济的血,谁还去辛辛苦苦办实体,那么这个国家的经济只能是往衰败的路上一路走远了。

 

星云:

 

当实体经济走投无路的时候,就是中国经济泡沫破裂的时候!

 

涵阳:

 

政府应该管一管,几百人的厂,抵不上二手房东炒一栋厂房!实体没法干了!

 

几年前,《一位工厂老板内心的苦衷:一年净利润才30多万,把厂房租出去却能多挣196万元》曾经打动很多人,其时,炒作资金一度热衷于商业地产,更多时候热衷于商品房,曾经上演实业老板脱实向虚的故事。而今,在房地产严厉调控的背景下,炒作资本转战厂房,向实体经济抽血,动摇的是中国经济的根基。

 

“炒厂房团”的基本逻辑是,住房价格暴涨了,厂房租金也应该暴涨。他们将楼市套现的泡沫化资产,强行侵入实业界,从企业需求端入手,剪中小微企业羊毛,使用的手段简单粗暴,都不用像炒住房一样将厂房买下,只需要支付短期租金,就可以垄断厂房资源,操控厂租价格。有炒家还使用了一些黑恶手段垄断市场,行走在法律边缘。

就像网友星云所忧虑的,“当实体经济走投无路的时候,就是中国经济泡沫破裂的时候!”

 

我们愿意相信,既然国家把主动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位置,既然政府对楼市的调控不断加码,在为实体经济减负的背景下,政府不会对“炒厂房团”坐视不管,任炒厂房团乱了大局。

 

也许,留给“炒厂房团”作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